中国式的福特主义

约翰•赫罗尔

流水线—入口 李消非个展
2013年10月3日至10月26日
Starkwhite
510 Karangahape Road,
Auckland, New Zealand

上海艺术家李消非近几年来拍摄了一系列影像作品,采访了长三角诸多工厂的工人与管理者,探讨中国工厂的管理方式与工作条件。

在Starkwhite一楼展厅的六个影片作品中,我们能看到这个项目中两个系列的影像:左边的两个投影仪播放的是流水线第02号录像,看起来面目可憎,翻滚着银色液体,部分是铁矿提取物;另一个播放的是流水线第10号录像,一个睡在躺椅上打鼾的工人。右边墙上投影着四幅大一些的采访画面,一位香烟过滤嘴纸厂的德国老板,一位忙碌的(曾作为妇女主任为妇女健康与计划生育工作过的)地板制造厂女主任,一位比利时销售经理与一位中国印刷厂工人,从这里我们得以了解这些人对于管理与其工作条件的看法。被访者十分轻松坦率,看起来已与采访者关系融洽。显然,李消非对于他想采访的人物和地点十分挑剔,他参观并考察过许许多多的工厂,却不是每个工厂都符合他拍摄的要求,经常他在生产的车间找不到能激发他拍摄的画面或是工厂的管理人员紧紧地跟着他。

事实上,我们可以感觉到艺术家对他所采访人物的喜爱与尊重——工人也好管理者也好,他们有着细腻的情感,对生活和事物敏锐的意识,且有较强的观察与表达能力。他们是如此真实的人物,摄像机带着关怀停留在他们的面庞,影片中对这些人物的表现是不连贯的,他们时常被运动中的机器打断。

影片中的人物的谈话都非常引人入胜,德国老板将中国的变化速度与自己德国老家的变化速度相比较,销售经理比利时人谈论着中国工人主观能动性的缺乏,地板生产厂的妇女主任絮叨着自己抚养女儿的各种问题,而印刷工人则大谈自己一开始是如何被老板欺骗的。

李消非有着非凡的影像剪辑手法,他通常在相关联的局部机械运动中穿插有关人物的描述,双方都互为强制性打断。影片各方面都看起来既正式又典雅,与托马斯•迪曼德的摄影方式有些相似,这四个录像与另两个更让人困扰的录像相比,又显出有趣的矛盾来。

作品对于运动时的机械,在角度的取舍上画面表现得非常具有视觉震撼,这些画面不象我们想像中的生产车间,一切都很有视觉美感(似乎是对工厂管理的一种升华,一切都显得那么一尘不染、安全稳固。)。然而流水线第02号录像和流水线第10号录像,动态画面暗示着工厂的脏乱,而访谈者所谈论的无不揭露了资本主义的贪婪和极其危险的工作环境。

机器的运作有时会由工人的动作模拟出来,工人也可能被成堆的布料挡住了,那些物料似在暗喻着其环境的遭遇和某种制度的内在联系,又或者是从社会学的角度旁观每个生产现场和生产者之间的关系并提出问题,或许这些,都足以引起人们内心的震动和关怀。

以下像诗一样文字是艺术家对这些影像的部分描述,它充分阐释了以上这几方面:
或大或小的流水线维护着整个社会系统的表层秩序,

机器或者人不断重复同一个工序动作,

一个个运转不停的机器零件,

在运动中呈现出排列、秩序以及力量的美感,

临近与流水线机器同化的“人”带着愉悦和享受的节奏,

共同演奏出一种内在的序列感。

艺术家在影像中表现得非常自信,并充满热情,那些工厂并非常人想象的黑暗中的撒旦磨坊,总让人在危险的环境中做着没完没了的琐事。相反,工人们似乎乐在其中,而老板们也关心下属、报酬得当。李消非的作品不仅充满着奇异的美感,其所传达的意义也是相互对照。他的影像所流露出的那种异常的机敏、诚实和信息量,值得观者细细品味。